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好好生活 >未查“定罪"双重伤害‧青年要求警还清白 >

未查“定罪"双重伤害‧青年要求警还清白

时间:2020-07-16 
 未查“定罪"双重伤害‧青年要求警还清白(雪兰莪‧巴生17日讯)21岁华裔男子被掳走并剥光衣物遭丢弃在淡江大使大道一案,事主黄文达週三带伤澄清,他从没留言力挺性爱二人组,更没涉及污辱伊斯兰教,他真的是遭人掳走绑票,而且还被逼吸毒和连遭狂殴逾8小时,导致全身内外重伤。他原本是一宗绑票案的受害者,如今遭网络流言中伤,警方也疑未经调查就透过媒体把他“定罪”,令他肉体和精神面对双重伤害,因此要求警方还他一个清白。指被逼吸强力胶殴8小时来自沙亚南太子园的黄文达,週三在家人陪同下,向社会工作者陈彼得求助,要求警方还原事实真相,避免绑票案受者无辜变成千夫所指的罪犯。黄文达指出,他于週一(15日)凌晨4点30分,与女友和一名男友人在太子园一间嘛嘛店喝茶,突然出现两名巫裔男子,询问他是否认识一名叫“阿强”的人。他向对方表明不认识“阿强”后,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就拉扯他的衣服,把他强硬拖上一辆银色国产普腾。当时车内还有另两名男子,4名悍徒把他载往一栋组屋,并指示他打电话向家人要钱,勒索5000令吉。“我分别致电女友和大姐夫,大家最后谈妥过账3000令吉,匪徒过后把我载往森林处,并脱光我的衣物,又载我前往三四家银行提款,过后又重回森林。”他提到,他在森林时,匪徒有换过数人,前后共有七八人涉案。他说,他在车上全程被蒙眼和头被压在车底,匪徒此举相信是不想让他知道路线与地点,不过到了森林,对方就会脱掉蒙眼布,而且无论是在车内或车外,悍匪都不停对他拳打脚踢,同时也使用木棍痛殴他。他前后被折腾了约8小时,直到第二次重返森林时,匪徒在途中购买了强力胶,并在森林内吸食,也强逼从不吸毒的他吸食强力胶。“之后,我全身疲软,不过匪徒吸食强力胶后迷迷糊糊,我便趁机逃脱。当时匪徒尝试追了上来,我拚命的跑,不知跑了多久,直到看到一条大道,我就晕倒了。”黄文达声称,期间他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,不过当他醒来后,意识还是模糊和全身乏力,因此被逼饮用一旁的骯髒沟渠水“排毒”,然后继续逃亡。不久后,他就遇到一名约30岁的巫裔摩多骑士,对方救了他,还帮他报警,当警方来到时,他才意识到原来已天亮,当时相信已是早上约9时至10时间。被逼带伤开记者会澄清黄文达被匪徒殴至全身内外是伤,原本医生建议他需休养至少一週,确保没脑出血,但随着坊间的流言越传越炽、警方又在记者会上把他“定罪”后,他在万般无奈下,不得不马上跳出来澄清。记者会上,他的伤势依然明显可见。他身上的伤势,包括双眼红肿和瘀青、脑神经线发肿、脸部多处伤疤、牙龈出血、双手双腿等皆是伤痕,所幸并没骨折,同时他这两天也感晕眩、疲累、发烧及记忆力减退等。在记者会上,黄文达看来非常疲弱,不断询问家人是否可以回家了?而且一旦无需他发言时,他就会在一旁昏昏欲睡,可见伤势确实不轻。据家人声称,他曾在两年前遭遇车祸,后脑断了两根神经线,因此不能受刺激和从事笨重工作,更有记忆力衰退问题,因此这两年来只能从事销售员这类轻鬆工作。黄文达在出事前,刚在柔佛工作了两个月,不料才返回雪州不到一个月就出事。识字不多‧没留言侮辱宗教国内政客玩弄宗教课题,导致宗教问题敏感化,结果疑是因此而让匪徒有机可乘,把这宗绑案“宗教化”,企图模糊警方的调查线索。黄文达声称,他马来文欠佳,华语也不灵光,通常只在面书上看戏和观赏照片,鲜少留言,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性爱二人组的事,也从没留言污辱过伊斯兰教。“我真的是冤枉的……,为何把我跟他们两人扯在一起?”他的身上被人以马克笔写上“saya hina agama islam”的字眼,但他只看懂“saya”一字。当时他隐约听到匪徒对话,对方写下这样的字眼,疑是为了防止他逃脱,因为一旦他逃脱,被人看到他身上的文字,相信也会因不满该字句而对他施行。庆幸的是,救起他的巫裔骑士不仅没因有关字眼的影响,令他重获生机。因此,黄文达和家人非常感谢这名巫裔骑士,家人希望这名骑士能现身,除了作为证人协助警方调查外,最重要的是家人可好好的向他表达谢意。半裸照流传盼警交代针对网络疯传黄文达半裸的照片,事主继父李英汉(46岁)和母亲陈吉芳质疑,有关照片相信是在警局内拍摄,警方必须交代,为何有关照片会流传出来?而且还遭人胡乱大作文章,导致儿子如今面临双重打击。两人也不满警方在还未录取受害者口供的情况下,单凭匪徒的片面之词,就向媒体发布儿子是因污辱伊斯兰教而遭对付的说法,质疑警方的专业。“儿子被绑走后,家人都很担心,后来寻获了,却被套上污辱伊斯兰教罪名的风波,令家人的情绪再度掉入了谷底。”两人不满,警方的说词根本不是事实,因此家人一定要讨回清白,而且不希望再有类似儿子的受害者出现。姐夫:匪徒致电勒索5千元黄文达的女友梁玉贞(16岁)声称,他与男友喝茶时,男友就因裤袋放不下大型手机而交给他代管,根本并非如警方所言,匪徒掳人前特地把手机交给她。她说,事发时,她另一名友人非常害怕,嘛嘛店当时也有很多顾客,但大家只是远观,没人伸出援手,她与友人事后到处拨电求助。女友称没人伸援手另外,黄文达的大姐夫麦伟荣(28岁)则说,他在凌晨5时许接获匪徒来电,勒索5000令吉,最后经谈判,匪徒同意只收下3000令吉。“匪徒假称舅仔拥毒恐会判死刑,因此要求我汇款到舅仔(黄文达)的户头,然后对方就使用舅仔的提款卡前往提款,不过由于舅仔当下受到刺激而无法想起提款卡的密码,最终匪徒无法成功提款。”当天凌晨时分,他不停往来多间银行,但许多提款机都已停止操作,直到早上8时,他才成功使用转账机汇款。他感谢,当时有一名警员由头到尾协助他,儘管事后他对警方的办案程序不满,但他却对该彻夜不眠无私付出的警员给予肯定。与此同时,黄文达的大姐黄宝玉(27岁)指出,弟弟估计在早上10时许获救,但家人直到晚上8时许前往警局办理手续时,才被告知弟弟已成功寻获。“我不明白,这间中相隔约10小时,为何警方不第一时间通知家人,要家人再备受煎熬10小时?”。外婆逝世‧没时间返乡奔丧黄文达由受害者变成“罪犯”,导致他与家人这两天来疲于面对外界的诸多指责,更令家人心痛的是,事主外婆更在他出事不久后逝世,家人如今还无法返家乡奔丧。黄文达的外婆是于週一在马六甲逝世,但在沙亚南的家人为了他遭绑票一事,疲于奔命,医院、警局两头忙,还要等待警方录取口供,根本无法返回家乡。外婆逝世后,也因黄文达的事件而展延出殡,将设灵至週五(19日),而黄文达将于下午3点到吉隆坡警局认人,因此家人预料週四才能返家。社工促警公正寻真相社会工作者陈彼得说,国内宗教课题日渐白热化,相信匪徒因此才会想出新招来污辱受害者,他促请警方公平、公正调查此案,别让真相石沉大海。他说,网络流传的照片相信来自警局,他不满警方何以随意让人拍照,事后又遭人乱套罪名,导致一名受害者蒙受不必要的困扰和打击。他将陪同受害者前往警局,并要求警方针对不公言论作出解释。认出3涉案匪徒陈彼得週三下午3时,陪同受害者黄文达出席警方安排的认人手续后披露,黄文达、梁玉贞及一名男性友人,已认出其中3名匪徒。他提到,警方逮捕4人调查,目前3名匪徒已被认出,而黄文达至下午4时左右,仍在沙亚南警察局录取口供。黄文达的姐夫麦伟荣补充,黄文达已听从家人吩咐,更改面子书上的名字。警将查谁传出照片针对家人怀疑受害者身上写着“不尊重宗教字眼”的照片,或许是从警局传出来一事,雪州副总警长拿督达威甘说,若有违反条例,警方将着手调查。他于週三受询时说,警方仍在调查,一旦完成才会发表意见。‧2013.07.17

相关资讯
推荐图文
申博太阳城_七彩众乐下载链接|讲述自己的故事|让你我的生活更精彩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游戏登入 申博aa0000.com